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本文来自

『 小说 』

『 小说 』

人已关注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精选帖子

菊花残,满地伤,爱已逝

[复制链接]
10713 冬天里的草 发表于 2012-10-26 14:14:39
本帖最后由 冬天里的草 于 2012-10-26 14:46 编辑

只为那满地菊花,那一地的伤,为那背叛而痛心疾首。---蝴蝶一梦
      又是一夜辗转难眠,清晨时分,“美”梦纷纭,这就是所谓的白日梦吧。醒来时,蝴蝶觉得心中悲伤,努力想想,原来又是梦见他。
      知道冰要结婚的消息,蝴蝶像疯了一样,她又恨那个抢走他的冰的女人,又恨他薄情寡义,又恨自己和他情深缘浅,恨上天的无情捉弄 。
      冰是爱过她的,只是现在不爱了,她不能失去他,要想尽办法留住他,就算留住他的人。
      深秋了,所有的花都谢了,冰知道,他的蝶儿是最喜欢花的,所以他们就种了半院子的菊花,和半院子的其他花。到秋天的时候,蝶儿就还是能看到花。半院的黄菊花,像她的笑脸。只是现在,他要走了,因为另一个女人,除了因为爱,还为了生活,因为生活不能只有爱情,虽然他深爱着蝶儿,但是他必须离开,在他们两个人都毁在爱情上面之前。
      因为爱情短暂,他不能忍受,如果有一天他不爱她,然后离开她,岂不是伤她更深。在这样的时候,蝶儿太不理解他了,她以为他背叛了她,变得歇斯底里,不容他靠近,终日以泪洗面,如那菊花,再顽强也抵不过深秋的萧杀之气啊,她不是他以前认识的蝶儿了。他心如刀绞,可是怎么与他说?说“因为太爱你,所以放弃?”她不会理解的,女人都是这样,在爱情面前是没有理智的。她肯定会大骂他虚伪,脸上挂着厌恶的表情,他太了解蝶儿了。她只活在自己的爱情世界里,想把他也囚禁在她的世界,根本不去想生活不是这样的。他知道蝶儿死心塌地的爱着他,她曾不止一次的说:“冰,只要你不犯原则性的错误,我都会原谅你,因为我是你的一根肋骨啊,我是那么疯狂的爱着你啊。!”所以,能结束这一切的,也只有“犯原则性的错误”------那就是背叛她,爱上另一个女人。他真的很辛苦,因为太爱她,太在乎她的感受,所以他已经身心疲惫,四年虽然不长,却和她在一起度过了最青春韶华的时光啊,那样放任她,娇纵她,任她说自己没出息,不能有半点歇息,稍微的厌烦,都被她夸大,以为他不爱他,猜疑而敏感。可是,她对自己却也是非常骄纵,只要高兴,随时叫她做任何事情,她都甘愿,为爱情牺牲,是她人生的最大意义。可是他累了,但他不想等到,他自己真的厌倦的时候离开她,因为他是真的爱着她,脆弱而敏感的她。想起他离开她,她魂被抽走的情态,他心都要碎了。可是她要学会生活,学会在这样的世界生活,这样现实的世界,光有爱情真的是不够的。
       蝴蝶不懂,为什么曾经信誓旦旦的说永远爱她的那个冰什么时候被融化了。她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会和他的冰在一起,她以为过完这个冬天,她就会成为他的新娘了。可是在菊花正艳的时候,他突然说,他不再爱她了。她还想起,初春的时候,他兴高采烈的拿回来一小袋种子,神秘的表情溢于言表,不告诉她那是什么,只是说,等到秋天百花凋敝的时候,她就会看到,他说就像他对蝶儿的爱一样,在秋天的萧杀和冬天的严寒下依然如初。蝴蝶甜蜜的一笑,说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诗意了,甜言蜜语了,说着说着就生气了了,冰习惯的抱住挣扎的她什么也不说,一会儿她就好了。这是每次她闹脾气的时候,冰最奏效的一个法子。因为冰知道她太闲了,这是她的一种调剂。生活不会平静,因为蝴蝶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借口有意或无意的耍点脾气,但她知道他的冰会包容,会抱住她,这样她就突然变得很乖,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和只属于他的味道,像是一种能使她驯服的迷药,她欲罢不能的依赖这种味道,像上瘾一样,她心想也许这就是爱的蛊吧。
       那天春风和煦,早上蝴蝶起来发现冰不在了,她心里一痛,急忙下床,到院里一看,东边墙边的两米宽的空地被他吭哧吭哧的用锄头把土都松了,然后再抛出一个一个的小窝,撒下花的种子,已经开始浇水了。蝴蝶靠在门边看着他,汗水不是像豆大的珠子,而是汗津津的铺了一层,浑身散发出淡淡的男性阳刚的气,蝴蝶看得都有点入迷了,她想这一辈子她都不能逃离他了,她中毒已经太深了,毒已渗透她的五脏六腑,进入每一个细胞,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对他说,我爱你,永远,永远永远!可这一切在深秋的时节嘎然而止,但爱没有休止,带来的却是绵绵不休的恨、不甘。蝴蝶觉得她的心的每一根肌纤维都在痛,没有他在的日子就像一天割掉一根心肌的感觉,不撕心裂肺,却愁肠百结,渗入骨髓的难熬。
       如今,看着满地菊花,她泪如雨下,脑子里都是他们在一起的画面:那是一个傍晚,知了在树上吱吱的叫,冰骑着摩托车带着蝴蝶去兜风,乡村刚修的柏油路,还散发着柏油被烤焦的焦香味,她环住他的腰,靠在他的背上,听着他左胸膛里的心跳,裙摆在风里飘摇,闭上眼她仿佛看到,年华已老,乡村的小道上,两个老人,紧紧依靠,一旁山楂树的白花却开得那么的妖娆,能想象得到秋天红彤彤的山楂将垂弯那株老山楂树的腰,山楂树发出苍老而满意的笑声。九十码的速度,也可以穿越到永远。
      还有他家的那株合欢树下,她埋下了他和她的生辰八字。那是为了考试能考上大学,他的母亲替他们求得的黄符,上面有他们的生辰,共求了两副,一副烧成灰化到水里喝掉,另一副她保存着,在一个午后,他不再身边,她偷偷把他们埋在那株合欢树的根部,并许下愿:永远不离不弃,合欢树作证,树在人在,树亡人离。如果冰知道她做这种事,肯定要笑她迷信了,可是他自己却和她一起喝掉灰水。她知道他是一个极孝顺的儿子,只要他母亲高兴,他是什么都愿意做的,蝶儿是知道的,在他家的时候,他对他母亲都是言听计从的,他还对蝴蝶说,以后她一定要对他的母亲好。他的话她都听。
      曾经他们在一起那么开心,朝夕相伴,那座村庄的每一个角落都有留下他们两个的足迹。春天的苹果树下,落红满地,背靠背看星星;夏天青涩的果实和酸涩的葡萄架下,冰曾经信誓旦旦的甜言蜜语;秋天的田野里硕果累累,冬天飞舞的雪花,他们一起堆起来的雪人.....原来爱情真的像一首诗,在爱中的时候,不管在一起干什么,都是美好的画面。
       而现在,这一切只能从记忆中追寻,夜夜午夜梦回,泪湿满襟。清晨醒来,身边空无一人,迷迷糊糊中依稀还看见他的身影,伸手抱过去,却差点跌落床底,攥紧拳头,用力的砸下他睡过的那边床铺,好像他还在身边。还会有深情的拥抱,紧紧环着她,熄灭她心中愤怒的火焰。蝶儿忽然觉得好冷,她缩在床头,又开始流泪,泪光中,摇曳着他心疼的眼神。她怎么能不恨,恨他的狠心,他说她的眼泪是他的罪,他从来不让她流眼泪,就算是再生气,随便打他骂他,只要她能开心就行。可是现在谁来安慰她,谁来抱她,谁来哄她开心?世界一片黑白,她什么都不做,只想一遍一遍回想他的温存,只有他能带给她快乐,她的眼里只有他,心里只有他,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一轮一轮的幻影,在她眼前,在她梦里,不断播放。给她活下去的勇气,又撕裂她的心肺。
      走出房门,搬起一个凳子,她坐在门边,靠在墙上,那片菊花田,黄色的花,金灿灿的开的很艳,像他们美好的曾经,鲜活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蝶儿怨恨的看着,突然冲进房间拿出锄头,跑向那片花海,拼命的刨下去,嘴里说:骗子、骗人,一切都是谎话,你说这是给我在秋天看的,可是现在看着这些花,我一点都不开心,我恨你,恨你,恨死你了,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你不值得,你不值得!什么给我的礼物,都是讽刺我的,都是讽刺我的!我毁了它,毁了它,我不再爱你,我恨你,就算你死,也难解我心头只恨!
     美丽的花田顿时一片狼藉,一个白衣少女跪在中间,眼红如血,让人畏惧。由爱生恨,是世界上最哀伤的事。爱一个人不容易,恨一个人却只需要一瞬。墙角仍有一株菊花残存,但却瑟瑟的发着抖的样子。只见她走近,那株菊花,伸手邀过来,凑近鼻子,深深地吸进一股花香,笑了,像是戴上一个面具。
      从此以后,蝶儿像变了一个人,她四处打探他的消息,想知道他什么时候结婚,所有人都不告诉她。因为冰提前打过招呼,他太了解她了,她肯定会由爱生恨心存报复,搅乱他的婚事的。蝶儿知道,这样是问不出什么的,所以她就装的若无其事,好像从来就没发生过什么事,每天见人就打招呼,只字不提关于他的事情,大家渐渐都以为她真的豁然开朗了,放下了。却不曾注意,那株残存的黄菊花,变得娇艳如血。她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她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活着。腕间挂着一条红艳艳的丝巾。她真是越加美丽了,可却让人看了,越发心里不安。每个黄昏她都会消失,深夜姗姗归来。
      快要结婚了,冰的心里越来越不安,他害怕想起她,他的心如有千针在扎。只是他知道,时间会抹平这一切,伤口会愈合,疼痛不会刺骨,隐隐的悲伤会伴随着他,直到他的蝶儿能找到幸福。可是他是知道的,她这一辈子都不会了,但他还是希望有个人能早点出现,替他疼她爱她保护她,给她他不能给的一切。蝶儿要回了所有她写给冰的饱含深情的日记,并用哀怨的眼睛看着他,狠狠的撂下一句:你不配!然后跑开了。看着她孤单的背影,冰的心被捏碎了,她把所有对他的爱转化成一种恨,这是她余生所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因为她从来不逼迫他,只要是他的选择她都接受,都愿意承担。可是后天他就要结婚了,离开她不知是错还是对,但是跟她在一起怕她受伤,受爱情的伤,所以他宁愿让她受自己的伤,起码他还和她在一起,他们永远在一起。就算是被恨着,也无所谓。冰辗转难眠,想起那片他亲手为她种下的菊花,现在这个时候肯定开的正艳,可是她看见了该是多么的心痛,这份礼物算是一把插在她欣赏的刀吧。她算不上美丽,却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吸引着他,让他不能自已,爱情就是这般毫无道理的吧。恍惚中见她,碰一大束菊花而来,对他说,你看多美,多美,多美......
       冰结婚的那天,天气特别的好。所以他破例的心情特别好。十二点钟接新娘子,一来回要三个多小时,所以八点就要出发了,奔驶车被红玫瑰围了一圈,车头中间心形的香槟玫瑰中间立着新郎和新娘的人偶。曾不止一次幻想过蝶儿做新娘的样子,可是现在他要去的却是别人,不禁有点后悔,可是这个念头只那么一闪而过,就被他抛在脑后了,都现在了想什么都来不及了。他打开车门正要坐上车去,忽然好像看见蝶儿的影子,又想,不可能,她怎么知道我今天结婚呢,就彻底把身子放进婚车里面,闭上眼,等司机发动。汽车发动了,一切都覆水难收了,蝶儿啊,我,我,我,我还是爱着你的啊!车子发动不久就不走了,冰觉得蹊跷,睁开眼,看到眼前,蝶儿一袭婚纱,红艳艳的婚纱,如梦似幻,头上一大朵红色的花,不知是不是玫瑰,那么妖艳,蝶儿脸上挂着笑,却比哭还难看。她站在车前一动不动,人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竟没有一个人去劝阻,冰推开车门走下车,就那么他们四目相对,离得那么近,却像远的隔了一个世界,迈不动步子,也说不出话。时间凝滞,一切停住。一声哭诉,打破这美妙的沉默:你能娶的人只有我,你说过的,只有我!一缕寒光闪过,蝶儿在冰的面前飘落,冰跑过去,一把搂起蝶儿,用手捂住从蝶儿脖子喷出来的血,从嗓子发出一种类似吼叫的咆哮。他看见蝶儿的发里,那朵红色的花,原来是一朵菊花,上面涂了一层血滴下时凝结成的珠子,不近看还以为是红色的玫瑰呢,或许很容易认出,但心里想看成玫瑰,所以才变成玫瑰的吧。撩开衣袖,蝶儿的两只胳膊上一条一条的血印,像一条条毒蛇,吐着芯子,冰霎时明白了,这是在惩罚他,让他永远都愧疚,永远都记住,是他背叛了她啊!
        也许死是一种懦弱,可是也是一种逃脱。她用她的方法惩罚了他,但是,却不能看见他悔恨的眼泪了。复述着蝶儿和冰的故事,我想我越来越不懂得爱情了。难道爱情就那么不能忍受平淡,非要你死我活?你说呢?
        我想:爱情总是在只差一秒的时候无疾而终,而你爱的那个人,根本不愿意再多等你一秒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醉无颜 发表于 2012-10-26 19:48:18
爱情总是这么凄美,其实我们在生活中的爱情却往往是丑陋不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飘来漫天血 发表于 2012-10-28 21:28:04
也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林中小舞 发表于 2012-10-29 15:17: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