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本文来自

『 散文 』

『 散文 』

人已关注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精选帖子

也许真的该走出去

[复制链接]
6773 射魂九弦琴 发表于 2009-12-11 14:19:00
  
  有很多回,我都曾想到过这个问题。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对我来说已经是个不怎么陌生的概念,但行路却是我永远解不开的心结。其实,我想我只是不清楚,我到底是属于恋家,还是属于胆小;是属于留恋大都市的繁华,还是个对生活挑剔或者说很麻烦的人。
  如果说恋家,那么也许我打小就该放了学就往家跑,但偏偏不是,甚至于现在,我总是会莫明其妙的希望从学校或者公司到家的那段时间长一点,再长一点;如果说我胆小,那么我也许就不会做出一些乏缺理智,让常人无法接受甚至于无法想象的事;如果我留恋于都市的繁华,那我就会习惯于守候寂寞,聆听天籁或者静静的码着无声的文字;如果我是个对生活十分挑剔的人,那我想我也不至于会随随便便的在爸妈离开家的日子里用黄瓜和蛋炒饭度日。我总是觉得,在我的生活里守候着的东西不存在享受或者落迫。我的那些所谓依恋其实只是我自己对自己标准的理想认定。比如:我从来没考虑过要买车,甚至于如果我有钱,我也不会认为车是必需的东西,虽然我一面在埋怨地铁挤死人,但我却习惯了那些喧嚣带来的生活情调。那是每天坐在小车里的人所无法感知的,小车里的人只有一个人的世界,而地铁里的人拥有无数个人世界。虽然我并不喜欢拥挤,但我却很喜欢无限大的空间,无限量的思考,无限度的信息……这些对于生活方式的认同使得骨子里决定了我需要更大的空间,也许我真的该出去走走。
  我是只散养的“鸡”
  那天高中时的一位好友结婚的时候,和自己的几个认识的同学聊天。得出一个非常精辟的比喻:人有时和鸡一样,从毕业开始就决定了谁注定了是“圈养”的,谁注定是“散养”的。他们那伙人很幸运成为“圈养”中的一员,国有企业和事业机构决定了他们的压力不是这份工作能做多长,怎么满足老板对于公司经济值的不断上升的欲望,或者自己是不是爱上了这份工作,而是这个每个月还多少房贷和车贷,给自己存多少嫁妆……这对于一只“散养”的“鸡”简直有些不可思意。因为在我的概念中,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去平衡老板对你的态度,寻找能满足我自身消耗的工作去平衡那些让你觉得奢靡的生活方式永远是“散养”着的“鸡”觅食法则。于是,圈养的“鸡”悲伤的说工作一点不自由,那点破事都被机械化了,工资涨起来跟蜗牛一样慢,还是散养的“鸡”好啊……散养的“鸡”开始羡慕圈养起来的生活,不用天天为那点食料东奔西跑,不用担心饿肚子,不用担心看别人脸色,还是圈养的好……那个已经被遗忘了的“围城效应”再次证明了人对于生活概念的追求,满足不了,也解释不通。
  我不得不承认我是只散养惯了的“鸡”,我对饲料过敏,所以我从来不幻想车子或者房子,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也许我骨子里就有老外的那种性格,房子可以租,出行自行车,吃过的好东西可以自己DIY……这种性格在有房有车的人眼中也许会认为是那只“说葡萄是酸的”狐狸,但对于一只散养在城市里的“鸡”来说,这点已经足够了。
  其实我不是“老外”
  我发现字里行间我会把接近于西方人的态度写在我的日记或者博客里,搞得很多同学朋友,甚至于老爸都会说我是半个洋鬼子。其实,那不过是某种生活态度导致的结果,有时候我把它等同于“小资”,有时候我把它定义为理智。
  是不是“老外”这个纯属一家之言。就算是身边的人都认为你是某一类人,并不代表你就真的是。很多时候,他人的定义只是对本身不了解所做的草率定义。就比如“老外”这个概念,他们把我对于简单生活的概念与老外的生活方式等同起来了。他们并不知道其实这些中国人也能做,只是他们不乐意去做,或者大数人还接受不了。所以,概念这个东西就是接受与不接受的一个过程,接受了谁都不会认为你是异类,不接受谁都会觉得有点“变态”。中国很多人都信奉唯物主义,却很少人认为物质的存必然有其存在的原因和条件。就算想不到这么深,只要认同其存在就不会有这样那样的异类。
  理念的存在是生活的根本。就好比“散养”和“圈养”都有各自存在的生活运行理念,不必谈什么谁好谁坏,只需要谈接受与不接受,认同与不认同。细想来,所谓的“和谐”其实也就不过如此。
  是该出去走走
  我自识不是个封闭呆板的人,但我却有意无意的做了些自我封闭的事。至少在我看来,长这么大,活动的范围仍然不超过南京,上海,杭州三地,的确是件非常愚蠢,非常傻的事。如果一定要给自己做一个深刻的检讨,那只能怪我太懒,太满足于现状。还有一句老话:“树挪死,人挪活。”我发现其实我现在的“死”样基本上就是因为不“活”造成的。既然我就是那只“散养”的鸡,那我就没有必要跟“圈养”的一样,非要把自己规定在某一个范围内。一只“散养”的鸡本来就该是居无定所,把散养的鸡当成是圈养的来养,基本上过不了几天就挂了。所以,给自己寻找一个空间也许是现在的我最该去做的事。
  我记得那天,我对一个在上海“散养”的朋友说我挺同情他的,一个人在上海过日子很不容易,但他回了老家后才发现,其实“散养”的感觉要比“圈养”的好了很多。世界上本来就有两种人,我们这些被“散养”的“鸡”只能说明我们很贱。好在贱有“贱”规,“贱”者生来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贱”者生来就有寻找自我的优越感,正所谓“人致贱,则无敌”。想来以其自勉倒是不错。
  也许正像我说的,走出,我这样的“鸡”才会活过来,才会发现我所幻想的那些个空间仍然太小,那个地铁里的空间对外面的世界仍然是小巫见大巫,比地铁大的还有飞机,有轮船,或者诺亚方舟……关键只有一步,那就是走出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毛~~ 发表于 2009-12-23 17:26:00
呵呵。。。好想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青鸟远至 发表于 2010-5-9 15:40:00
o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王薇 发表于 2012-2-9 20:10: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7343903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