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本文来自

『 散文 』

『 散文 』

人已关注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精选帖子

真士能向何处隐

[复制链接]
6801 严密 发表于 2011-5-18 11:37:00
    读《红楼梦》总觉得甄士隐这个人物值得品味。
    这个甄士隐开篇第一回出场,又在第一回即抢过搭裢跟随一个唱着《好了歌》的疯狂落拓、麻鞋鹑衣的跛足道人走了,以后在前八十回中再也没有出场。很多人按照曹雪芹曹老先生或虚或实的遥指一点来理解甄士隐,让甄士隐仅作为“将真事隐去……故曰‘甄士隐’云云”。至于隐去了哪能些真事暂不去理论,但似乎甄士隐只是一个说明,一个符号,一个替身,其本身似无多大意义。
    总觉得似乎不全是这么一回事。
    事可以隐去,人或许也能隐去。当然能不能隐去,想不想隐去是另一回事。实际上作者也没有打算隐,如果真要隐去,那就没有《红楼梦》这样一部经典名著了。作者之隐,其实是想达到以“隐”而“彰”之效果。伟大的文学家必然是伟大的思想家。他们以高超的艺术思维,来刻划社会、时代、人物,再以
    笔下之人物、故事来提示人类历史的进程。作者之所以要“隐”,实际是以一种高明的艺术手法让人们更真切和更深刻地感受历史的真谛。“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藏之名山,传之其人,通邑大都;则仆偿前辱之责,虽万被戮,岂有悔哉”。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处境之中的曹雪芹与身残处秽,动而见尤,欲益反损,隐妨苟活的司马迁是同病相怜。曹雪芹当然知道不是所有的读者都解其中味,但他还是有所期望的,期望有人能解其中味,既期望于当代之,更期望于历经几劫几世沧桑巨变以后终有知音。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甄士隐生活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按知足常乐之理,,甄士隐应是幸福指数很高的人。一是有物质基础,家中虽不甚富贵,然本地也推他为望族了。二是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只以观花种竹、酌酒吟诗为乐。住在葫芦庙的神仙一流人物的甄士隐不是有意“大隐隐于市”,但和作诗自诩“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的陶渊明确有几分相同。甄士隐可能不是一个勇者,但是一个仁者,中无力仗义,却见他有心疏财。送五十两白银并两套冬衣给贾雨村,且是速封,其慷慨豪爽跃然于纸上。
    如果大千世界能容留葫芦庙这个小小的平静的港湾,如果世俗社会的风浪没有扑击到身上来,甄士隐或许可以“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一闭不睁一辈子过去了”。但严酷的世界不给他这个机会。甄士隐的葫芦庙连接着的是“仁清巷”----人情巷,再外面是长长的“十里街”---势利街,有个岳父叫“封肃”----风俗,雇个家人是霍启-----祸起,生个女儿粉妆玉琢、乖觉可喜却名“英莲”---应怜。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厄运来敲门,甄士隐不但是惹不起,且也躲不开。这是甄士隐必然的命运。一年三百六十日,风霜刀剑严相逼。敏感而脆弱,美丽而聪明的林黛玉不肯瓦全,那只有玉碎一条路了。而年过半百禀性恬淡不愿吃人的甄士隐也只得被人所吃了。如果说,空气、水的质量是环境状况的直接反映。那么,林黛玉和甄士隐的生存处境则是反映世道景象的晴雨表。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不知怎的,读《红楼梦》总会想起杜牧《阿房宫赋》和鲁迅《狂人日记》里的话来。《红楼梦》是另一种形式的《阿房宫赋》,而《狂人日记》或许是另一种形式的《红楼梦》解。
    天涯何处有净土?甄士隐能走向何方?听了一曲《好了歌》,心中早已悟彻的甄士隐知道这个“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的世界已无自己的立足之地了,竟不回家,同着疯道人飘飘而去。
    甄士隐的飘飘而去,揭开了这个世界,这个正在无休止地上演浑浑噩噩的你方唱罢我登场闹剧的世界,表面上一派昌明隆盛、诗礼簪缨、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实则相互倾轧、充满血腥的世界的厚重帷幕的一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薇 发表于 2012-2-9 20:08: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7343903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