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本文来自

『 散文 』

『 散文 』

人已关注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精选帖子

一世相伴,一夜忽老

[复制链接]
6731 匆匆 发表于 2012-1-7 23:26:00
    黄庭坚在悼念亡妻一诗《哀逝》中有这样一句:绿发朱颜成异物,青天白日闭黄垆。
  这或许是失去挚爱时,对痛苦最直接最真切最残酷的表达了。谁不愿相信爱人从未走远,谁不会在梦里一遍又一遍呼喊她或他的名字,盼着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场虚幻的梦境。然而每每闭上眼,那昔日曾经紧紧相互依偎的躯体已然被相隔开,一些用尽毕生精力去生根、扎紧土地的东西正在悄然断裂——散失无踪的,又何止绿发朱颜。
  在二人相伴的路途中,总有一个人的脚步比另一半更加匆忙。而这样的人往往是老得更快的那一个,他们早在过去的岁月中留下了先走一步的端倪——他们的脸上更容易添上沟壑,他们肌体的呻吟更加频繁,他们在夜里更难入睡,他们的眼中更不忍流露出哀伤。
那么,接下来的路,只能够自己走下去了。人们总说,最残酷的并不是谁比谁离去得早,而是归去的人给世人留下了太多悲伤;人们又说,时间会冲淡一切,让所有的悲痛沉淀到心中去。但你却不能否认,纵然活得快乐,潇洒一生,一个人的生命也无非只有几十年。人要用多少年的生命才能找到一个可以真正与自己相依相伴的人,又要用多少年的时间去苦心经营属于二人的世界;而当这一切轰然崩塌,你又怎么能说,在生命剩下的光阴中,有足够的时间去抚平伤口,重新上路。
  张悦然笔下有过一个叫璟的女孩,在家庭暴力中长大。曾经给过她爱的父亲和奶奶都在童年时突发心脏病离世。后来,璟爱上了她的继父陆亦寒,她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让这个破败的家庭再度温暖起来,她爱的男人却在她憧憬地忙碌于厨房时,被一场车祸夺去生命。璟振作起来,带着她的弟弟小卓重新经营生活,独自撑起家庭;可当日子渐渐好起来的时候,她少年时的挚友嫁给了别人,从此和她不再联系,而小卓又意外死于心脏病。终于,她又遇上生命中一个对她非常重要的男人沉和,可是她已经不敢再爱下去。
  “也许这样的重逢对像你这样的人来说,一点都不算什么,可是你知道么,对于我来说,它真的是很大的事——这些年来我一路走一路丢,到现在我的朋友和亲人都丢得差不多了。”她在面对沉和的时候,这样凄然地说。
  尽管最后璟还是和他走到了一起。她租下那栋充斥着毕生回忆的别墅,把过去那些她曾愧对的、在乎的——重要的是,依旧在世的人——都接过这房子来一同生活。可是最后他还是远去了,他们都一同远去了。她看见包裹着那栋房屋的熊熊大火,霎时间觉得自己的身体轻得不能再轻。
  一本与璟的故事相似的小说,考林·麦卡洛的《荆棘鸟》。有那么一个晚上,我很别扭地窝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口气读完它,发现用这50万字来讲述一个人一生的故事,其实一点也不长。故事中的女孩Maggie,倾尽一生去追求一位神父,一份在许多人眼里看似永远都无法得到的爱情。从她依旧年幼到渐渐变老,她失去了两个最宠爱她的哥哥,一个在遥远的海外因为打架被判刑,孤独地死在监狱里,另外一个在森林中遭到了野猪的攻击,而她亲爱的父亲也在森林大火中丧命。在流离的人生中,她用伪装让自己看上去坚不可摧,甚至冲动地嫁给了一个并不真爱自己的男人Luke。后来,她剪断失败的婚姻,步入中年,在圣诞前夕,一家人团聚之际,她的儿子因为营救落水的人,自己淹死在大海里——那是她和她那位始终贯穿在她生命里的神父的孩子。女孩浓密的头发被萧瑟的风吹成了灰白色,她的心也随之渐渐冷透。
  也许她真的得到爱了,也许她和她真正的爱人其实什么也没有得到。她与上帝一辈子的抗争,让她筋竭力穷。
  两个不同国度的故事,最大的共同点,就是这些女孩在相信自己终于可以得到上天眷顾,去义无反顾地获得真爱的时候,一轮新的潮水重新冲刷她们的生命,将一切曾经紧紧抓在手中得到的幸福霎时间化作烟尘。纵然璟在艰难的成长历程中,慢慢地蜕变成美丽而高贵的女人,但在某一面看,她也许什么也没有得到。她们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努力地去珍惜一切,可最终还是一切乌有。没有人能说她们有错,但谁也不知道是谁的错。上帝失手的一挥,就要成为她们一辈子的伤痛。
  一场悲剧人生,并非从未享受过幸福,而是幸福明明已经降临到身边,却还是要被命运生生夺去。每每想到这两个故事中女孩的勇敢、决然以及她们的命运,总不免叹喟。
  人真的是很勇敢的动物,尽管心里清楚,一追就是一生,这一刻抱紧了谁,献出的便是一整颗心,还是要冒着灵魂失去完整性的危险,义无反顾地向前走,追寻那个能够彼此紧紧相融的人。
  兴许,她们和其他的女孩最大的不同,便是她们的坚强与不羁。道路总是晦涩难行,谁都会碰上一些不合适、不美好的相遇,但凡心中有一个人与你相依在一起,亦能够走得孤傲。有的人妥协了,有的人认输了,甘愿做那个命运手中的傀儡,也不愿再回头看看深爱自己的故人的眼睛——因为他们心中根本就没有故人。璟爱的是陆逸寒,爱的是小卓,爱的是沉和,但他们都不过是她心中一个人的三个不同的模样,她始终爱的是同一个人;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够在常变的世事中依旧清醒地笃信着幸福,苦难中不曾迷路。 Maggie也许爱过Luke,也许相信自己能够忘却她痛过的爱情,但当岁月慢慢将阳光穿透她过去的日子,她才发现自己的爱人始终是神父,如果上帝给他们多一分钟——哪怕是一分钟都好,两个人都可以拥有足够的勇气去澄清过往的喧嚣中的卑劣。不过最后,无论是年轻心却先衰的璟还是身体与灵魂都慢慢老去的Maggie,都只听到了时间叩击心房时,同样的声音:你也许看到,有些人尽览身边的风景,脚步轻佻;不过你始终记得,每一步都应该教自己走得刻骨铭心。
  每一步,都走得刻骨铭心。我想我有理由相信,有些人会在一夜之间仿佛活了一辈子,忽然老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薇 发表于 2012-1-24 15:01: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7343903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